返回粤语学习网首页 趣味广东话 谐趣粤语 粤语俚语
当前位置:粤语学习网粤语学习→趣味广东话

趣味广东话

1. 正斗.正路

广东话中,有不少用到「正」,「正」的意义,「靓」也。(其实古代的「靓」字,亦读近广东话的「正」音。)

「呢味餸好正」,就是赞誉这小菜非常好味道。

有时候,也会说成「正斗」,例如:「哗,呢件瓷器好正斗!」具有不止是正货而且美好之义。

至如「正嘢」,则凡是美好,甚至真确无比的,皆可用之。又如「正菜冇咁正,真珠都冇咁真」,则是肯定某一件事物的正确,以坚人之信。(「正嘢」之为用,甚 至连消息亦可用之。例如赌马而有最准确的贴士,就可以说「呢次慨贴士,全部正嘢」,至于近年,则流行「坚嘢」,与「正野」意义是相近的。)

为了表示自己是「正统」、「正宗」,许多店子亦用「正X X」为名。

至于说,何以称「美好无瑕者」为「正斗」,这个「斗」字,相信亦与古时的一些可恶地主贪官有关。原来在古时候,不论是官府收粮或是地主收租,贪婪之辈往往是利用一些不合规格的「假斗」来欺榨老百姓或佃农。

这些收入粮谷的斗,都特别大,所以交纳者,本来交上一百斤,这就是斗量的毛病。如果不欺,出之以正确的量斗,自然是最好不过。「正斗」之以为「好」,可能亦由是而来。

除此之外,还有「正宗」,「正宗京菜」,「正宗粤菜」。这「正宗」却是出自佛家语,意指「初祖所嫡传的宗派」,所谓「不受燃灯记别,自提三印正宗」是也,但后来却被广泛使用到「真正的传人」。

又如「正路」,赌马也有「正路马」,其实它却是源于孟子之语「义,人之正路也」。(《离娄篇》)

这个「正」字,还有一个更奇怪的用法,就是用之于「偏邪」之道。例如「老千」中的门派,就有「正、提、反、脱、风、火、徐、谣」,所以「老千」又叫「老正」。

 

2. 挨挨凭凭

广东话中,「挨」字与「捱」字,也有分别。

在北方话中,「挨打」、「挨骂」,亦可以写成「捱打」,「捱骂」,两个字的读音也差不多。

但在广东话中,「挨」字的读音却较高,而且有「靠而倚身」之义,例如「挨身挨势」。

但被打被骂,则通常讲成「捱打」、「捱闹」。(「捱」读如「涯」,广东音。)

       而「捱打」更有「处于劣势」之义。

       「相倚身」曰「挨身」,也不是广东话所独有,如元人贯云石的《红绣鞋》,就有:

       「挨着靠着,云窗同坐;看着等着,月枕双歌;听着数着怕着愁着,早四更过。四更过,情未足,夜如梭。天哪,更闰一更妨甚么?」

       除此之外,广东话还有「挨挨凭凭」,虽然还是「倚身」,却隐含无聊之意,例如「挨挨凭凭又一日」,就是这里站一下那里靠一下便又一天。

       这个「凭」字,亦可见于词中,如李后主词《浪淘沙》即有:

       「独自莫凭栏,无限江山,别时容易见时难,流水落花春去也,天上人间!」

       至于「捱」字,在广东话中,还有「苦守」或「坐困」之义。例如打苦工就叫「捱骡仔」,形容工作苦而长则是「捱到金睛火眼」(这「金睛火眼可能是出自孙悟空被太上老君拿到炉中『鍜』成金睛火眼」,如此鍜法,当然也够苦)。

       做一件事徒劳无功,则是「嘥心机,捱眼瞓」。

       奄奄一息(或苦撑),则是「捱命」。

       除此之外,自然还有所谓「捱世界」。

       做一日和尚撞一日钟,但求活得下去,则是「捱得一日算一日」。

       「捱」字如此用法,与北方的「熬」字极为相近,例如「捱唔住」就是「熬不住」。「捱夜」就是「熬夜」(广东话的「捱更抵夜」,又有深宵仍然力作之意)。还有一句谑谈,例如你情况不好,有对你说:「唔怕慨,捱过春头就好啦!」这却是「搵你笨」。

       因为「春头」不止是有「初春」之义,亦有「阳具」之义也(广东人以阳具为「春」,春头也就是「龟头」)。

       不过,以「捱」当作「长时间忍苦」,古时亦已有用之,例如在《西厢记》中,就有「捱一刻,似一夏」以及「若不是我志诚捱」之句。

       又如「捱大个仔」,也就是含辛茹苦养子成人。

 

3. 发蹄腾

广东话中,有不少是以「发」字起头,例如「发忟憎」之类。

       其实,北方话中,也有不少「发」头之句,如「发急」、「发狠」之类,只不过在俚语而言,却的确不及广东话那么多。

「发忟憎」,是暴躁形之于外,是发脾气的表现。

       「发恶」,是却以凶恶欺压别人。(伤口恶化亦称「发恶」。)

       「发烂砸」,泼皮撒赖逞凶之谓。

       「发福」,人变肥胖,受人恭维之语,这却是北方也有的话,例如《红楼梦》(二十九回)即有之。

       「发扲话」,梦呓也。

       「发达」,有财富赡足而称富豪之意。但对肌肉实者亦有此称。而讥讽他人没脑筋,就有「四肢发达,头脑简单」之语。

.      「发围」,本是赌「沙蟹」术语,别人出注压你,你反大之,是为「发围」。推衍此意,凡是被人欺负,反过来出以重击,亦可称「发围」。

       「发蛟」,与北方话之称「发骚」相同。

       谈到这「发」字在广东话中的使用,还有些是很有趣的,北方的学语者,亦可参考。

       「发钱寒」,是形容一些人想有钱想到不得了。

       这「发X寒」,还可以「代入」其他,如想要老婆想到不得了,就是「发老婆寒」。

       「发鸡盲」,有人一到天黑,就昏昏欲睡,有如鸡一样,据说鸡一到晚上,眼睛就再看不见东西,惝恍欲睡,故此称。

       「发青光」,是形容神经有病的人,眼露凶光,或者视而不见,骂人时就会说「你眼发青光咩!」

       「发模」,本来是东西发霉起白毛之意,但亦用以形容霉透了的人。

       「发疯佬」,是形容其人有如痲疯病人,不可惹也,所以「发疯发出面」者,更不可惹也。

       「发昏」,是骂人糊涂失措之语。

       「发蹄腾」,这个「蹄」字,只能读成国语的蹄字,也是形容某些人发急而兼狠的意思。

       「发烧友」,对某项事物狂热者之谓。

 

4. 奀皮

       「奀」字与「歪」字,这两个字,确具「广东风味」。

       「奀」字的念法,大致近于北方音「兀恩」切,一般的意义是指瘦弱。

       例如「奀挑鬼」,就是对瘦小者的嘲侮性称呼。

       「奀奀瘦瘦」,则是形容纤弱,带有侮蔑性者则称「奀猪」。但数量的微小,亦可用之,例如有人问你在某间酒家投入多少股本,你其实只是占极少数,就可以说「好奀唧」。

       甚至是顽皮,也有说成「奀皮」的。至于「歪」,在广东话中,却不一定念「乌乖」切(类如「歪风」、「歪心肠」,自然是念「乌乖」切)。

       凡是某些东西给弄歪了,一声「歪咗」!这个「歪」却念「羊咩」的「咩」的音低点,致近「美耶」切。东西摆得不正,就是「歪歪斜斜」。

 

5. 晏.晚

       有许多字语,意同而南北使用不同,一些人以为必以广东话为浅俗,北方话为为典雅,其实不然。

       譬以「晏」字来说,北方称之为「晚」。

       如:「今朝起身得好晏。」

       「咁晏咯,你重唔番工?」这者是作「晚」解,但却不浅俗。《论语》中(子路)就有「何晏也?」也就是「怎么那末晚?」

       甚至「晏」字在唐诗中,还以之作「晚」入诗,如韦应物的《园林宴(同晏)起寄昭应韩明府卢主簿》,就也有:

       「回家已耕作,井屋起晨烟,园林呜好鸟,闲居犹独眠。不觉朝已晏,起来望青天,四体一舒散,情性亦忻然。」

       又譬如「滚水」、「水滚」,北方称之为「开水」,但这个「滚」字,却也是宋元人的口语,而不一定说「开」。

       例如元人李好古所撰的杂剧「沙门岛张生煮海」(第三折)中,就有:「家僮云……且喜锅儿里水滚了也。张生云:水滚了,待我试看海水动静。(做看科)惊云:怪哉!果然海水翻腾沸滚,真有神应也!」

       相信在当时,也是叫「滚水而不是开水」。

 

6. 吹牛

       「讲大话」,看似广东「土语」,其实则是在明朝时即己流行。举凡「好为大言」或善于说诳者,皆可概称「讲大话」。

       例如明人笔记《说略》的作者黄尊素,是北方人,但是他的「内幕消息」中,却谈到过下述这样一个「讲大话」的故事。

       「刘原山上封事(『封事』,是古代子的『国是意见』),有『痛哭者十』。而同门友胡浮冶善笑,章鲁斋善大话。

休一日会诸公子于座上,戏谓曰:

昔唐衢善哭,陆士龙善笑,以为两人相遇,必有一段光景。

今边尘颇急,止今原山居左哭,浮冶居右而笑,章鲁斋居中讲大话,则敌自退矣。

一座绝倒。」

(严格来说,「大话」本来就是诳言,因为基本上也属于「吹牛」,吹牛的真实成份自然不高。)

在上述文字中,特别值得注意的是这一个「讲」字,可见古时的北方人,「说话」之与「讲话」亦多同时使用,并不如今日之重「说」,而只有广东人重「讲」。

 

7. 散水

       对于坐牢,广东称为「坐监」,「监」与「牢」,亦「各执一辞」而已。

但在黑社会中,则又称为「坐篮」、「坐花厅」。

「花厅」,是妓寨款宴恩客之地,真正的「坐花厅」与「坐监」相比,自然有「打边炉与打屁股」之别,也可以说是一种谑词。

至如「坐篮」,虽说亦属黑语,但却似乎也有所本。隋朝时候,有一个酷吏,叫做赵仲卿,任朔州总管,凡是部民有犯事者,就将他们的衣服剥光,塞到一个满是荆 棘、仅能容身屈坐的篮中,吊了起来,称为「棘篮」,只要稍为动一动,就会被荆棘刺到皮破血流,所以部民无不畏惮,称为「于菟赵爷」(「于菟」者,也就是老 虎的意思,春秋时候,据说楚国人皆称虎为「于菟」)。

关于逃走,黑社会称为「散水」。「散水」似乎是如水之四散,但另外也有一说,则认为「铁于五行属水」,而武器皆以铁为之。古时候,凡是互徒被拘,罪至重大者,则为身怀武器; 所以互徒一在事败之时,最重要的事,就是将武器散弃,因此称为散水。此说亦甚近理。此外以喽啰称为「散仔」,则见于广东新语:「游手者曰散仔。」(卷十一)

 

8. 乌卒卒

       使酒胡闹者,称「发酒风」,在古代则称之为「酒狂」、「酒失」或「酒过」。见于《史记.灌大传》「大数以酒失得过丞相」、《晋书.周顗传》「屡以酒过,为有司所绳」、《汉书‧盖宽饶传》「无多酌我,我乃酒狂」,这几个人也都以能饮出名。但在《笑林广记》中则称「酒风」,略谓某人素有酒风,酒后必出,但一日酒后使极不出。语人曰:所饮者水酒,水多酒少,所以风不起来。

       又以广东话骂人,有些相当之难以索解,但亦未尝无据,例如「乌圆」便是。

       即如「你好一只乌圆咁。」

       这个「乌圆」就是骂人「简直像头猪」。

       猪看起来,多数是「乌卒卒」,所以在唐人笔记《朝野佥载》中,也有说是:

       「洪州有人畜猪以致富,因号猪为乌金。」

       就是「乌圆」,亦见于唐人笔记中,相信当时已有此称号,广东话又多出自唐宋之口语,所以也把「乌圆」传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 据唐人笔记幽怪录载:

       「郭元振,开元中下第,自晋之汾,夜行失道,有宅,门宇甚峻,堂上灯烛而悄无人,俄闻女子哭声。公曰:人耶鬼耶?

       曰:妾郷有乌圆将军,能祸福人,每岁郷人择美女嫁焉,父利郷人之金,潜以应选,醉妾此室而去,将军二更当来。

       公大愤曰:吾力救不得,当杀身以殉女。未久,马车骈阗,既而将军入,公取佩刀斩其腕而断之,将军失惊而走,天明,视其手,乃猪蹄也。」

       (这里的「失惊」,也是蓦然受惊之意,广东话今日的「失惊无神」,相信亦为唐时口语。)

 

9. 教飞

       广东话中,一个「飞」字也用得很有趣,而且有许多种用途。臂如说:「飞咗佢」,或者「飞起佢」,是将他排除,「不要此人参加」的意思。

       「我使乜俾埋银纸你教飞」,又或者是「将你教飞」,这「教飞」,就是帮助某人有所成就,或教导某人学到某种技俩,却兼含有其人忘本之义。

       「恶到飞起」,极言其人凶狠也。

       「你会飞」,就是「你往那里逃」。